最后的毕业季(二):长野的山和名古屋的神宫

F如是说2018-09-05 16:59:21

先在文的最前面吐槽一遍日本人。绝对的守时和绝对的礼节。路上确实很干净但是连个垃圾桶也没有,发现了垃圾桶但是因为分类的很细却无法扔,每次坐电梯都是死一般的安静,每天的点头和鞠躬数都数不清。确实,这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但是这背后却藏着很多难以描述的冰冷,我把这种冰冷叫做不自知的变态。


回到正题上。开始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是坐在白川乡的背包客青旅的床上,周围安安静静地更好去回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在东京的那个夜晚很难熬,结果一整夜都没有睡好。早上的时候我啃着头一天剩下的鲷烧当做早饭,然后去上野站赶地铁,再换中央本线。新宿的人依然很多,我找了一会儿站台,下一个目的地是诹访,感觉这是旅行团绝对不会带过来的地方。诹访湖作为你的名字里的湖的原型,也慢慢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了。从新宿到诹访的火车走的是松本方向的中央本线特急。车开出新宿不久,我就能看到整片整片的雪,包裹着日本中部山区的地面。日本城市之外的地区,都是木质的房屋,并没有那么整齐的去排列,道路都非常窄。离开了东京就很少能看到人,路过的许多站车依然是空空荡荡的。我从上诹访站下车,就准备径直去半山腰处的立石公园(たていしこうえん)。这是一段只有车走但是没有什么人走的山路,许多捷径都被雪覆盖了。我背着书包往上走,休息的时候回头看长野的群山。群山高度不一,一层接着一层,山上高大的树被雪覆盖着,像画在我面前一样。从上诹访到公园Google显示有40分钟左右的山路,而因为沉重的书包和下着小雪的天气,我竟然走了一个小时。日本的农村很少有人,大部分也都是老年人。在上山的路上碰到一个起来散步准备回家的老爷爷,问我去哪里。我说我去公园后他告诉我上面很难走。我到了公园却发现还是有不少人,但是大部分都是以车代步的。诹访的湖面都结冰了,和动画里面的夏天不一样,冬天的湖更像一个镜子。我看到有一辆列车驶进车站,车站里面放起了音乐,是那首适合这个季节的雪绒花。


诹访的店都没有开门,我只好找到了一家叫做コッコラ的pizza店,因为店里面只有我一个人,于是就跟店主聊了起来。他之前在洛杉矶就开着pizza店,后来去了东京,现在回到了老家诹访。男店主免费让我喝一杯茶暖暖身体,然后给我讲起来他做pizza的故事。他说为了准备好原材料和刀工,他一共练习了二十年。我反正是惊呆了。我跟他聊了一下这次的行程。走的时候他祝福我一路好运,并且在纸上写了两个汉字:修行(しゅぎょう)。


下一趟是去名古屋的的车,需要往南走,也都是山路。我先到塩尻站停,再转去终点站就是名古屋的しなの号。名古屋给我的感觉很漂亮,和东京的感觉不同。东京像中国的上海,繁华但是人很嘈杂,名古屋给我的印象更像南京或者杭州,安静且清纯。名古屋的地铁线名都取的很好,比如我下车就要坐的樱通线(さくらどり),还有晚上去吃鳗鱼饭坐的名城线(めいじょ),和路上看到的鹤舞线(つるまい)。在名古屋的第二天就去了比小田原要大一号的天守城,然后在路边买了盒咖喱便当准备去伊势。伊势神宮是日本的三大神宮之一,里面供着象征天皇权利的法器八咫镜。离开名古屋的JR依旧带我看了一遍日本的农村,一排排的农田带来古代的悠然自得感。伊势神宮来拜见的基本都是日本人,像我这样的外国人过来是稍微有点尴尬的。我先参观了内宫,藏在一个森林里面,安详的有禅意。回到伊势站我才发现外宫就在附近。日本为了进贡外宫的人,特地修了一条只能步行的古道。我在道边的店买了用伊势茶做的糕点。外宫冷冷清清,只有几个走来走去虔诚的老爷爷,还在慢腾腾的走着。


在伊势的几个小时,我感到了日本人的对神明和天皇无穷的敬畏感,让我有一种历史的悲伤。我坐在回去的车上看着知乎,刚好给我推送的都是抗日战争的故事,路面很多图片,让本来疲惫的我竟然有一种情绪涌了上来。我自己的曾外祖父是抗日时的烈士,这让我对这个民族有复杂的感情,可我也说不清楚。也许写进历史里的,总是有它存在的原因,只是作为这些历史继承者的后人,回头看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也得把前人吃过的苦,作为前进的一种希望,无关狭隘地让自己所属的民族辉煌下去。


第二天退了房我就去了趟热田神宮。里面供奉的主神是杨贵妃,刚好和前段时间看的猫妖传呼应。热田神宫供奉的草雉剑已经不在了。热田神宮和伊势比略显萧条。我转了一会儿就出发去名古屋站,准备下一站的高山市。


我对名古屋这个城市没有更多的好感,所有的好感都来自于它的安静。我想我下次再来日本应该不会来这里了,虽然下次来日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天佑中华。


上图:

这是在上诹访站拍的。小镇非常安静和干净,错乱的地铁线和电线交织着很好看。


晚上和青旅的小伙伴一起玩很开心,有一对从泰国来的情侣,一位台湾来的姐姐和两个日本小哥,因为我会中文、英文和日语所以当他们的翻译。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