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到奈良

minstrel2019-06-25 22:29:23

如果说日本之行对我有什么启示的话,那就是令我更彻底地认识到,男人和女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物。

坐在同一架飞机上,有的人满脑子的世界文化遗产、唐代木结构建筑、枯山水庭院,而有的人则充满了对美食、伴手礼、化妆品的期待。这就是所谓“同机异梦”吧。于是毫无争议的,到目的地后三人便分成了两支小分队,一支负责吃吃喝喝买买买,另一支负责去各处古迹遗产打卡。至于孩子嘛,当然被归入了吃喝小组。对此,我只能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一句,“不是爸爸没有带你来,而是你妈妈不带你去”。

不过既然是一个人,我就可以走邪路、走异路,去一些相对偏僻、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也算是小小的补偿了。


(一)平等院凤凰堂

宇治市(Uji)距离京都大约有半个多小时车程,除了宇治抹茶,《源氏物语》和平等院也是这座小城的象征。平等院是1052年藤原氏全盛时期时关白赖通修改父亲道长的别墅所建的寺院。凤凰堂是佛教净土宗的阿弥陀堂,也是创建当时的唯一的建筑物。

隔着水池,凤凰堂尽收眼底,正中间的佛堂,左右各一侧的翼廊。完美的对称。

平等院凤凰堂出现在了两个不同币值的日元货币中,凤凰堂正面像是日元10元硬币背后的图案,佛堂上张翅欲飞凤凰的图案又出现在10000日元纸币的背面。能享受这种待遇的,也就毛爷爷了吧。

凤凰堂四面环绕着阿宇池,矗立于池中岛上,倩影倒映在水中。黄昏时分,暮光从凤凰堂背后投射出来,凤凰堂宛如漂浮于极乐宝池的辉煌宫殿一般。可惜那天恰好是夏天中午,阳光炽烈,天光泛白,倒影显得十分模糊。

每隔半小时,都会组织一次入内参观的机会,另付门票,且内部不许拍照。这座小桥,就是通往凤凰堂的唯一通路。走进去以后才发现,两边看似有三层的“裙房”楼阁,其实根本没有楼梯可以上。同时,两侧裙房与中间的佛堂是断开的,除了底层的台阶其余并不相连。也就是说,佛堂两侧的楼阁完全是为了形态美观而建,根本没有实用性。

为了神而建,而不是为了人而建,这就是宗教建筑吧。

服务人员给每人发了一张A4纸的简介,也有中文版。引导进入佛堂后,游客在阿弥陀佛前排列整齐,开始聆听介绍。因为听不懂日语,我也就只能将就着看看纸上的介绍文字。内壁上悬挂的许多木质飞天雕像,却是十分生动。

平等院里遍植枫树,可以想见秋天的美景。但在夏日里,能欣赏这待放的荷花也不错。

走出平等院,不远处,便是奔腾不息的宇治川。我所见到的,与紫式部所见的,应该还是一样的吧。


(二)法隆寺

现今存世的唐代之前的(907年以前)木结构建筑,中国有三座半(都在山西省),日本却有25座,其中法隆寺一处地方就有10座。所以,法隆寺门票也是奇贵无比。一般日本寺庙门票都在300-500左右,免费的也不少,而法隆寺一开口就是1500日元。不过想想国内很多坑爹的4A、5A景区动辄几百块的门票,这价钱还是很良心的。

与其高贵身份相比,由于位置偏僻、交通不便(亲测,从JR线下来步行疾行20分钟),法隆寺实际游人并不多,远没有奈良东大寺熙熙攘攘的人流。我早早出发,大约8点半赶到法隆寺门口,居然成了当天的第一位访客。


法隆寺最有名的建筑,就是西院珈蓝中的五重塔和金堂,坐落在一个铺满了白碎石的正方形院子里。都是唐代的建筑物,在人世间躲过了1300多年的风风雨雨,实在是小概率事件。

与平等院凤凰堂严格对称的布局不同,五重塔和金堂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就像郭德纲和于谦站在一起,相映成趣。五重塔现在无法进入,金堂内部有十分精美的壁画,与敦煌如出一脉,可惜不能拍照。

庭院中铺满了白色的碎石,有人不停地用笤帚在上面划出一道道波纹。直到访问了龙安寺之后,我才醒悟到其中的原委。


(三)龙安寺

龙安寺不算京都的热门景点。去那里的人,多半都是冲着“枯山水庭院”去的。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

从人流鼎沸的金阁寺到龙安寺有2km,考虑到日本公交太贵,我还是步行了一段。走进寺庙,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绿意盎然的“镜容池”。

沿着池塘往里走不远,来到龙安寺的方丈室,脱了鞋进去,一旁摆放着石庭的模型。这是唯一的一个“上帝视角”,让你从“高处”俯瞰全貌。

闻名遐迩的龙安寺枯山水庭院,25×10米,并不大,三面有斑驳的矮墙围合,一面则正对着方丈室。庭院里铺满了白色的沙砾,用笤帚把石子梳理成波浪状的造型(模仿大海),局部还有同心圆(模仿漩涡?),再在上面放了15块大小不一的石头,错落有致地分作5组(模仿岛屿)。就这样,“以沙为海,用石作岛”,做成了如今的枯山水庭院。虽说是庭院,但除了耙沙石的僧人,游客并不能进入,只能在方丈室的檐廊下观赏。

大多数庭院景观都讲究移步换景,通过观察位置的移动,带来景观视线的变化。而这座枯山水庭院,即使从这头走到那头,也看不出什么变化。欣赏这枯山水庭院的玄妙之处在于,要你自己发挥想象力,把眼前有限的场景,与胸中无限的世界联系在一起。据说,有人一坐就是一天,冥想。

至于说,石头的摆放究竟有何寓意呢?这绝对是个“诗无达诂”的问题。阿猫可以有阿猫的阐释,阿狗可以有阿狗的解读,而实际上,也许阿牛阿马的说法更像那么回事。所以,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自己整出一套解释体系来。

方丈室的檐廊下那天也坐满了人。刚坐下不久,突然大雨如注,倾泻而下,这大概是天意吧。于是,我也试图安心坐在庭前,打个坐。可就这种时候,还是有客户打手机过来,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我瞬间感觉自己脑袋“嗡”的一下又大了,久久无法恢复平静。等了约有半个多小时,大雨转为小雨,我满心惆怅、自暴自弃地离开了。

石头下面还是有几丛青苔的。不知道这青苔的生长,是否也能人工控制。

人类的审美意趣,玩到最后往往都是有那么一点病态的。譬如说吧,我们普通青年看看苍老师、波多野什么的也就ok了,但总有人喜欢…………(为免封号,请自行脑补),看完了还要装文艺腔。中国传统文人都习惯于“不好好说话”,喜欢谈机锋、玩意境。反映到中式古典园林,已经是对自然景观的抽象浓缩和高度写意了。没想到,日本人青出于蓝,更进一步,连活的东西都不用了。与其这样下去,何不干脆让庭院空空如也,那样尽可发挥想象力。


回到宾馆,我发现电梯间门口放着这么一个摆设。似乎心有所悟,仔细端详起来。

这时,老婆大人跑过来,“有啥好看?这不是用来掐香烟屁股的吗?”

我愣了一下,略为迟疑了一秒钟,立刻稳住语气,回应道:“是啊是啊,稍微有点别致的呢。”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