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来看一座黄金屋呢?| 金阁寺,京都

馒头渣炒蛋2019-06-01 02:29:18

金阁寺,是京都旅游的一张名片。

人多,是日常游玩的一部分。

在这里,停足观赏的时间极少。

站在人群里,

远远瞧上一眼对岸的黄金屋。

难免会让人想问一句:值得来吗?

毕竟咱们不是终其一生鸡犬相闻的古人,

新奇有趣,奢侈迷离的东西见多了。

世界那么大,为什么我要来看黄金屋?

缘起,是因为他是我们的童年回忆。

《聪明的一休》里,

每每看到他,

就预示着足利义满大将军的出场。

或许一幕刁钻戏即将开场,

或者一出恶作剧终将落幕。

欢笑由此起,今日所见,圆一梦耳。

但圆梦之余,也会好奇吧。

将军,你为何造一座黄金阁?

 

将军也是凡人,艺术创造源于生活。

他生活在一个“斗富”的室町时代,

所以,从善如流创造出了黄金阁。

室町时代,又是华丽的舞台剧时代,

日本能剧就形成在这个时代。

能剧能够火起来,和粉丝基础有关。

看戏懂戏的人多了,自然就流行了。

能懂戏的人,自己的演技也不差。

这其中就包括将能剧艺术家观阿弥捧红的,

足利义满将军。

好好的将军,干嘛生活中要斗富飚戏呀?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因为实力不够,只好外在的人设来凑。

室町时代,幕府将军,

这些词对我们来说比较陌生。

但如果你把日本想象成一个江湖,

各位带刀的大名想象成门派的掌门人,

把室町时代想象成一个武侠世界,

我们就可以对金阁寺所处的时代,

产生一丝亲切感。

 

将军可以看做江湖的武林盟主。

他所创立的幕府是武林第一大门派。

盟主是不是一个虚名,

要看盟主的实力是否足矣威慑群雄。

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个英雄。

所以,

第一个凭着手中的剑,藐视皇权,

成为带头大哥,创建幕府的人,

他是有英雄光环的人。

各位紧随其后的大名就比较服气。

第一代幕府的将军和大名之间,

天然形成上下级关系。

但是,时间长了,

天皇作为“螃蟹”的危险效应越来越低,

到了足利家族创建第二代室町幕府的时候,

大家已然明白,天皇家只剩下个招牌,

挟天子令诸侯,将军号令大名,

那是要凭实力说话的。

但是,

你作为武林盟主实力上虽能赢我一招半式,

可也灭不了我呀。

特别是如果团结起来车轮战,

你还有性命之忧。

于是大名要不要听将军的,

就要看心情,看利益了。

 

这二代幕府的威慑力不够,从名字就能看出。

第一代能横到在京都的千里之外镰仓建府。

可以完全另立山头,不关心京都的蝇营狗苟。

第二代就只能在京都的室町街区安营扎寨。

足利家族的将军需要亲自看牢天皇,

防止天皇和有“雄心壮志”的大名勾搭成奸。

天皇家虽然没有实力,

但是册封“幕府将军”的这块,

武林盟主招牌还在天皇手里。

万一,天皇一时头脑冲动送给其他大名,

真是不利于世界和平。

将军与大名们,各怀心思的云集在京都。

打仗是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

太平日子里如何和平展现实力碾压对手?

斗富呀。

不但将军和大名要斗,

大名和大名之间也要斗。

朝堂之上,市井之间,

只要有人能看到的地方,

都是炫富的场所,表现的舞台。

所以,当时的大名,为了吸引眼球。

衣饰华丽,举止乖张。

根本不管什么礼仪尊卑,身份等级。

无视规则,以下犯上的行为比比皆是。

令当时的文人极为讨厌。

记录室町时代前半段故事的《太平记》,

就借用了梵文中钻石的音译“BASARA”,

称他们为婆娑罗大名。

颇有点今天“bling bling”的腔调。

直到今天,

日本人都会称作妖的人为“婆娑罗”。

大名为什么这么有钱?

当年都是跟着将军闹革命的人,

凭着军功分了土地。

靠着地上长出的财富和地下挖出的资源,

逐渐有钱的。

那土地都分出去的将军,怎么办?

好歹是大名们的头,

只能比大名更有钱更能演,

不然,焉能服众?

 

足利义满大将军么得土地,但有头脑。

生财有道,垄断对外贸易。

他向明成祖朱棣俯首称臣,取得勘合贸易符。

把日本刀剑,铜矿,漆器,屏风等运到大明。

将明钱和大明的丝绸,瓷器,文玩字画带回。

丝绸,瓷器等生活用品还不打紧,

最是厉害的是这些文玩字画。

卖给附庸风雅,崇中媚外的大名们。

毕竟中国的艺术,那时是紧俏品,

那可是地位和品味的象征。

足利义满将军,

既消耗了大名的钱财,还获得大名的感恩。

真是一鱼两吃,算盘打得叮当响。

在下,服气,服气。

有钱的足利义满将军也不会闲着。

钱不用出去,犹如锦衣夜行,

人生少趣味,世人少敬仰。

于是,造了世间仅有的黄金阁。

邀请各方英豪,来临水金阁参加斗茶之宴。

当时的茶道随着禅宗在武士阶层的流传,

属于新式生活方式,特别时髦。

 

大名们,时常举办斗茶之宴,

一次聚会数十人不等,

和今日我们见到的寂寥式茶道,大相径庭。

热闹非凡,带有奢侈品做筹码,

大家以辨别茶的出产地,做输赢。

最好的称之为本茶,出自栂尾。

今日奉为最尊的宇治茶还属于第二梯队。

既然大家总归要斗,

还是斗点风雅之事,伤钱不伤感情。

各位来访斗茶的大名,

在天气晴好的日子里,坐在金阁二层,

池水反射的光线照射在金箔上,

在室内形成明晃晃的感觉,

真有超脱尘世之感。

这不但让当时的大名迷醉。

 

我猜测,

也让1950年纵火烧毁金阁的人迷醉吧。

1956年三岛由纪夫曾以这个纵火案为素材,

写了一本小说《金阁寺》。

他在小说里说,

纵火犯因为金阁寺极致的美而起了毁灭之心。

但站在岸边远观的我们,

似乎体会不到这极致的感动。

但如果那位在金阁寺当差做和尚的纵火犯,

是有机会站在阁中呢?

似乎也就能说得通这犯罪的动机。

今天我们看到的黄金阁,

是在1987年之后依照原样复建完成的。

忠实的保留了,

将军作为婆娑罗大名带头大哥的离经叛道。

在金阁之前,

日本的高层建筑无论佛塔还是堂,

都不考虑人。

因为本来高层建筑就被喻为神界,

要得就是和世俗人保持距离。

所以既没有登高的楼梯,

高层的层间距也会低矮到无法容人。

但金阁就无视了这些规矩。

二层与三层都能让人眺望庭院。

而且将军的审美,奉行的是拿来主义。

不管任何美的内在逻辑性,

只要我觉得好的,就直接按上去。

金阁在当时,属于“四不像”作品。

每一层的房屋样式都不一样。

涵盖当时日本精英阶级的所有审美。

最下层的是天皇公家常使用的寝殿造。

第二层的是武士之家常使用的书院造。

最上层的,又借新兴文化阶层禅宗的样式。

再加上本身又贴满金箔,

这“不伦不类”的华贵风格还真蛮符合将军,

作为婆娑罗大名扛把子的身份。

 

童年时代,

认为足利义满将军蠢萌蠢萌的我,

也真得非常可爱呢。

金阁寺和龙安寺比较近。

两寺可以放在一起游玩。

在金阁寺旁边的木辻通路上,

吃饭的地方比较多。

根据日本“大众点评”tabelog上显示,

吃荞麦面和乌冬面的権太呂,

评分3.53,口碑不错。

网址如下:

https://tabelog.com/cn/kyoto/A2601/A260501/26002741/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