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浮游二日有记

小鱼千里2019-04-05 21:37:34

京都是有趣的。京都的有趣不止在那两千多座寺庙和神社,也不止在那些世界文化遗产。这两天里我们遇到京都的有趣大多在于走在街上,或是小巷里时遇见的那些曾经在书里看到过的“人”和“事”。

从清水寺出来,往八坂大神社的途中,从某条小路出来到了八坂塔。没想到转到塔后看见一个鸟居,旁边一块木牌—木曾义仲公首冢。转进去看到一小块石碑,刻着“朝日将军木曾义仲冢”。“源平之战”中威震四方的木曾义仲,本以为战胜平家后可以坐拥天下,最后败在自己堂兄弟源赖朝和源义经手里。一代英雄三十岁的年轻头颅就简简单单埋在这人来人往的闹市小巷之后,旁边是相传圣德太子始建的八坂塔,也是一种禅意吧。


晚上从衹园出来,沿着鸭川往回走,路过五条大桥,两岸灯火通明。桥上聚了许多人,看着远远大文字山上盂兰盆节送火仪式的篝火火光。相传源义经经过五条大桥的时候,遇上在此进行刀狩的武藏坊弁庆。打算击败一千个武士并夺取其武器的弁庆已经收集了九百九十九把太刀,却输给了之后有战神之称的源义经,最终成为义经最信赖最忠实的部下。走过五条大桥后我们捡到了一万日元,真是奇妙的缘分。

第二天下午,当我们从东福寺赶到二条城时,却发现时间太晚,二条城只出不进。我看了看地图,既然看不成德川家康建的城,那就去看另一个人吧。拐到油小路通上,一路向南,再一拐,在一个角落上,一块石碑。“此附近 本能寺址”。“本能寺之变”是影响日本历史的最重要事件之一。明智光秀一句“敌在本能寺”,宣告了对织田信长的背叛。信长被万人围于寺中,最后放火烧了本殿,自己也在大火中失去踪迹,从历史中退出。之后明智光秀身死,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历史拐点的本能寺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石碑标注了一个含糊的位置。

继续往回走,不经意路过了菅大臣神社。菅原道真被封“学问之神”,到处都有神社,而这一个小小的神社却不同凡响,称是菅原道真诞生之地,说里面还存着当初菅原道真出生时打洗澡水的水井。既然是学问之神,那么做学问的人自然是会去参拜的,我们去时,一个大叔正好参拜了出来,走到鸟居外,还回身鞠了一躬。有趣的是,作为学问之神的菅原道真,又是日本著名的怨灵。一个封神的人,同时也是作祟的怨灵,这矛盾大概也是日本的特色。


油小路通一直走到七条,这里是新选组清理门户搞出“油小路事件”的地方。不过我们没有停留,腥风血雨的年代已是书里记载。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和事,有的被记住,有的被遗忘,有的依然矗立,有的片瓦无存。

我们不过是游客,当然要扮好游客的角色。于是拿着捡来的一万日元,美美地吃了一顿地道的关西寿喜烧—这一顿算是日本人民请客的。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