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做得太满,不好玩| 平安神宫,京都,日本

馒头渣炒蛋2018-11-15 13:10:05


京都,景点多,景色美。

乱花渐欲迷人眼,多玩几个是正道。

抱着这个想法做攻略,赶场子的玩京都,

有时会路过但错过好风景。比如,平安神宫。

 

平安神宫是个比较神奇的存在。

吸引人的不好玩,好美的藏起来。



即便不做攻略,单纯路过你都会被他吸引。

他有着横跨整个道路的鸟居。

 

鸟居在神道教来说是门面,

意味着跨越此门之后,是神灵的领域。

相较于其它神社形似居家之门的鸟居,

平安神宫的,实在气派的有够“形象工程”的。



一点都不夸张。

因为神宫和鸟居的确都是京都的形象工程。

和天安门广场的毛主席纪念堂是一个路数。

相对于古都来说,两者都是新生纪念品。

1895年,他出生时,

为纪念京都成为日本首都(平安京)1100周年。

 

1895年的京都,算是日落西山。

天皇家族搬走了,首都名号让渡给东京。

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丧气质在市民中蔓延。

为一扫颓势继续过日子,

京都举办工业博览会,展现新京都。

同时用重建平安时期的建筑来彰显曾经的辉煌。

从而,诞生了平安神宫。



虽然在神社里他是小字辈,

但被寄予“重振河山待后生”的重任。

所以,平安神宫要玩些花样,才好亮相江湖。

于是,拥有了超大尺寸的钢制鸟居。

京都市内走一走,神社门面比一比,

还有谁能如此卓尔不群?

 

神宫里供奉的是两位天皇:

一头一尾,一个定都京都,一个最后驻守。

算是对1100周年的历史一个圆满交代。

普通人可以参观的是参拜神灵的拜殿,

只有神官才可以进入供奉神灵的本殿。



但其实本殿里也是“啥都没有”。

基于神道教不是偶像性宗教,

是没有塑像作为人类工艺艺术的结晶供人观摩的。

 

所以,平安神宫的游玩,有时会让你一言难尽。

想象下,

当你被鸟居震撼后,走过长长的500米表参道,

旁边是阔气的美术馆和公园。

在他们的烘托后,你抱着心灵净化的崇高感,

顶着烈日,净手后,跨过仿平安时代建筑的宫门,

因仿造唐朝建筑的样式,让你倍感亲切。

而后,进入细白碎石铺就的院子。

极简的白色空间产生无比庄严的仪式感。

于是你穿过院落,进入拜殿。

然后,就结束了。

那感觉好像是才起了个调,就遇见了休止符。



如果是春天来玩,运气好点还能遇见八重樱绽开。

如果是其他时间来玩,

你只能茫然的环顾空落落的院子,

心里计划着下一个景点。




是的,这就是平安神宫“吸引人不好玩的”地方。

那什么是“好美的藏起来”?



在进入院子的左手边,有一个小门,通向神苑。

门口售票,请付六百日币。

基于平安神宫不要钱,这个门票拦下了不少人。

这里面就是“好美的藏起来”的地方。

神苑是一个日式庭院。

这个美丽的日式庭院为什么值得玩呢?



我们去京都的目的吧,是对日式生活方式的好奇。

说人话,就是日本人咋生活的。

于是,我们去玩旧时的街道,

譬如花见小路,二年坂,三年坂。

但是,仅有市井的生活,只能被称之古镇。

只有看全了平民和贵族的生活,京都才算是京都。

 

贵族的生活有啥?有钱啊。

有钱有闲才能驱使他人,

创造出当时文明最成熟的艺术形态。

艺术需要物质的滋养。

虽然钱不一定能砸出艺术,但没有钱玩不了艺术。

而庭院更是一个以贵族为导向,

集合物质与人智打造的综合艺术表现形式。



加之京都又是贵族云集地,

出于人本能的攀比心,

庭院艺术是百花齐放,各有千秋。

所以,在京都,一定要玩日式庭院。

 

但是京都庭院也多呀,为啥要玩平安神苑呢?

如果听过“日式庭院是从中国学来的”这句话,

想探究的人。

平安神苑会给你证明。

这就是一个还原“抄作业的”1.0版本。



有过学生时代经验的人都知道,

接力式的抄作业想拷贝不走样是多么难的事情。

所以,虽然说庭院最初是“抄”来的,

但在岁月的长河中,

他们出了和原版浑不搭界的枯山水和茶庭。

用相同的话评判中日庭院,那只能骗骗非洲兄弟。

你我心里都嘀咕,

人种都不同,审美能一样吗?



对于希望通过日本看到唐风遗韵的朋友,

平安时期留下的东西是可以看的。

但平安时期对日本人来说和唐朝离我们一样遥远。

京都内留下的大型平安建筑暂无。

所以,仿造平安时期而建的平安神宫,

是能在城中满足大家看唐风的解决办法。

 

虽然是仿造的,但宛若留存。

神苑的建筑是有侯孝贤敲章认证的。

电影《聂隐娘》里选取神苑的水上回廊泰平阁,

来拍摄唐朝仕女。



神苑的院子可以由白居易先生来鉴定。

不是开玩笑。

因为唐朝造园的都是士大夫,

而中国第一本造园书要到明末才出版。

 

对于既没有老师也没有教材的日本造园家来说,

造过园子的白乐天,诗写着最易懂的白乐天,

是启蒙老师的不二之选。

平安时期的造园书都会或多或少引用一两句乐天诗。



对着乐天《池上篇·序》,看神苑。

“地方十七亩,屋室三分之一,水五分之一”

“开环池路”。

神苑里水占主角。

形成环池路,那么人可在庭院中行游,以玩为主。

 

插一句闲话,

与后世的日式主流庭院做比较来说,

枯山水与茶庭庭院,人都是坐望的,以观为主。

所以,中日庭院是乍看形似,深究神不似。



继续说乐天的诗。

“每至池风春,池月秋”,有了。

“水香莲开之旦,露清鹤唳之夕”,有了。



“岛池桥道间之”,有了。



对着乐天《池上幽境》诗,看神苑局部。

“袅袅过水桥,微微入林路。”

 “平滑青盘石,低密绿阴树。”有了。



至于最后,

命乐童登中岛亭,合奏《霓裳散序》,

声随风飘,或凝或散,

悠扬于竹烟波月之际者久之。”

想象下清风朗月中的泰品阁,伊人独奏。

似乎也有了。



神苑的仿造,从整体到细节是全方位顾及的。

小到神苑里的花草都有讲究。

从神苑入口处,就是一段依山而铺的茂林绿植。

随着小径展开的不同种类绿植下,

有着小小的铭牌。除了介绍科学属性,

还有植物在平安时期成书的《源氏物语》里,

出现时的诗篇和词句。



神苑里的建筑平时还会是日式婚礼的举办场所。

八卦一句,在我们看来传统的神道教婚礼,

其实和平安神宫一样是新鲜产物。

这是神禅分家后,近代的明治皇帝,

为尊神道教而弄出的仪式。

所谓民族传统,也会随着时代有着新的发展。



平安神宫整体性的神还原,和伊东忠太息息相关。

这人,建筑师以外的人或许不熟悉。

但有件蝴蝶效应的事能加深对他的认识。

 

梁思成早年时期,

曾看过一本日本人写的《中国建筑史》,

书中有对中国建筑艺术性的肯定,

也很武断的断定:基于中国没有对古建筑的保护,

能像日本一样拥有追溯到唐朝的建筑,

是不大可能的。

 

心有不甘的梁思成在动荡年代,深入内地,

最后在山西五台山找到了唐代的佛光寺大殿。

日后,也编写了自己的《中国建筑史》。

这个让梁思成不服的日本人就是伊东忠太。

也算他无意之中,

促使中国古建筑的测绘和记录提前到了民国。



说回平安神宫。

平安神宫最热闹的时候是每年的1022日。

这一天,会在这举办京都三大祭之一——时代祭。

有着类似时装秀的游行。

从武士到百姓各阶层,在不同时代的服饰展现。

从最早的时代一直到现代的明治时代。

其中重头戏是,

身穿和服最高形式的十二层衣的女性表演者。



如果选第二热闹的时间,那就是春天的樱花时。

神宫前的小河,两岸夹樱,美轮美奂。

神苑里的樱花,落樱缤纷。

其实,热闹的时候也会人多。

所以,是静游还是热闹,按自身喜好。



吃饭的地方嘛,丰俭由人。

简单点,有星巴克。

星巴克还和日本文青喜欢的蔦屋書店同处一室。

想坐下来享用的,

书店楼上有名为“京都现代露台”的餐厅。

食物精致,价格也算正常。



平安神宫离无邻庵不远。步行十分钟左右。

那是一个明治时期的庭院。

巧的是,两者的造园者是同一个人:小川吉和七。

无邻庵也是小川吉和七的得意之作。

但两庭院的气质,大相径庭。

可以去看看。

如果你的行程不是特别满的话。




长按关注公众号  馒头渣炒蛋

一个关于旅行的树洞


欢迎把原文转发朋友圈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