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旅行之岚山一处

植物星球2018-08-01 12:40:51


开篇先解释前天的壁纸植物

大花四照花,山茱萸的一种


灯火岚山处

文+图|李葉飛


早起去岚山,六点的闹钟响完一次,还是懒着没起。不一会儿,电车的轰隆声由远及近,从屋前过去,没多久,又是一趟,再也睡不着了。


我住在大宫的一间民宿,开往岚山的岚电轨道紧挨着屋子的庭院。岚电最早一班在六点多,十分钟左右就是一趟。往日睡的死沉,听不到声音,今日特别,两趟电车开过后,实在懒不下去了,毅然从榻榻米上爬起。


其实我前一天已去过岚山,是坐朋友的车去的,天色已晚,行至桂川边,见渡月桥及对岸山坡景色,还是一惊。岚山在京都的西面,傍晚的岚山背光,不是最好的时辰,仍不能自已,当下决定次日早起再来。


天快黑了见到的岚山

相机把黑乎乎的图调亮还能见到这样的景色



白天所见



但晚上的岚山也值得一游,秋冬季有一年一度的花灯可赏。


原本并不知情,借着夕阳余光,在落柿舍附近溜达。朋友说起过落柿舍,曾是松尾芭蕉的弟子向井去来的住处,是岚山一带少有的简朴屋舍,芭蕉也住过几日。找到落柿舍的时候,天已黑了,借着路灯见一树的柿子衬着红叶。


天黑前在岚山见的柿子


京都御所的一株老银杏,叶子已经落尽



秋冬京都一景,枫与柿子,是可亲近的小品风景。


京都的松是贵族的,在京都御所、二条城、寺庙有成片松林,在有钱人家的大庭院里也见,都是修剪得当,是古画中松的样子。京都也有很多银杏,除了行道,都是古老的,老银杏只要一株就震慑一个区域。我在御所看到一株老银杏,抵得上周围大片松树。信长公神社里也有一株老银杏,引我逗留好长时间,就为等一阵风来,哗啦啦落下金色的叶子。柿子树则往往就在邻家院里,踮个脚,探个脑袋,或者退后几步就见,完熟的柿子让人垂涎,但一直挂着让人觉得更美好。在京都见的柿子树,少有人家将之摘去的,若我院子里有柿子树,我也舍不得摘,想吃可去买,自家的留着看看,待鸟来一个一个啄去。


当然,就算没有鸟来,柿子也不会一直挂着,去来的茅屋取名落柿,必然也是有落柿的故事。当时,去来在院子里种了几十颗柿子树,有一年,柿子熟了,有商人来预定了柿子,但交货前夜,刮了一场风雨,把柿子尽数打落。沮丧的去来便把这处小院落取名“落柿舍”。


落柿舍里面有茅草两间,分本庵和次庵,本庵居家,次庵是句会席,也就是会友吟诗的地方。我来不及细逛,天一黑,朋友约了在岚山的商店街碰面,匆忙赶去,误入了嵯峨野竹林,往前又见亮堂堂的一条竹林小路,人头攒动,这就是前一日在海报上见的岚山花灯路之竹林小径吧。此径让我想起杭州的云栖竹径,两侧竹子高耸,在天空交接,只留天际一线。岚山花灯路两侧的射灯把竹林照的透亮,仰视,露出一线的天空漆黑,竹叶墨绿,风来竹动,藏龙卧虎。


据说李安的《卧虎藏龙》部分竹林镜头就是在岚山拍的。虽说竹林到处都有,但晚上的这片嵯峨野竹林被营造的确有几分意境。还有说艺妓回忆录也有一些景在这里拍摄,想不起来了。


原本打算白天再走一下竹林。坐岚电半小时到岚山,下来就往渡月桥走,先去看对岸山坡在晨光下的色彩,见金色与红色缀在墨绿的山上,被吸引了,就往前走,过了渡月桥,到了对岸,索性就沿着桂河往山里走去,又反过来觉得对岸的红叶漂亮,而一岸之隔的距离恰好,不然只缘身在此山中,反而遗憾。于是打算一直往里走,走不了了再回,再去野竹林,甚至再去看看落柿舍,原计划就废了。


这条路一直走,桂河逐渐变窄,确有尽头,路绝旅人处是一家知名的奢侈酒店虹夕诺雅,酒店只能坐船进入。我看到有客人走,船行很远了,快看不见了,服务生还在码头挥手告别,手像个钟摆。

桂河上的野鸟


不过,此处可登山,山上有一间小庙,是长崎一位贸易商所建。此地曾被松尾芭蕉称为绝景。遂登高,至高处遇一青年,告诉我有观音和其它菩萨可拜,我看菩萨前还供着一瓶酒,颇为洋气,于是放了四百日元,拜了拜佛。此庙很小,东面最高处是一间通透的茶室,走廊处还摆放有望远镜,可瞭望西京都。至于绝景,并未有此感触。


九点一到,青年敲钟,六下,一丝不苟。我问为何六下,他说寺里的和尚告诉他敲六下,他不明所以,只是执行。并让我敲钟,可敲三下,我问为什么是三下,他说代表过去、当下、未来。于是我敲了三下,默念阿弥陀佛,遂与青年撒哟那啦,匆忙下山而去。


回到渡月桥,盘算着时间紧迫,中午还需退房,要拖着行李去京都车站寄存,下午再去大德寺看完余下的几间寺院,然后去东京。就想算了,去过的地方就先不去了。京都是一个住上一年也逛不完的地方,每次来都只能走完计划里的一小部分。岚山是一个可以懒散十天半月的地方,都留给下次。


曹源池庭园山坡上厚厚的苔藓


临渡月桥最近的是天龙寺,世界遗产,其庭院特别有名,我想就去这里吧。我的每次旅行都有太多当下决定,计划都是废纸。这次的决定不虚此行。


世界遗产的天龙寺历史久远,可追溯到镰仓幕府末期,约中国南宋时期。镰仓幕府仿照南宋临济宗五山,命名了五所寺庙为“镰仓五山”。镰仓幕府灭亡后,后醍醐天皇推行建武新政,以京都五山以取代原有的镰仓五山,这五山之首就是天龙寺。


不过天龙寺历经八次火灾,现在的建筑都是明治维新后新建,只有大方丈后面的曹源池庭园是国师梦窗疎石所造,仍保持者创建时的样子。我倚着地图直达庭园,进了园林,我就停了下来,挪不动步子。



豆柿,庭院的大景图下回补上

旅行匆忙,导图费时



此庭园简直就是植物园,所有植物都有标牌,它应该是京都旅游第一站,来过这儿再逛京都,走进任河园林,则不再迷茫也。我在这儿认识了京都常见的红叶灌木,日本灯台踯躅,结着红果的除了南天、万两还有一种原来是草珊瑚,解惑了大德寺瑞峰院外的园林设计,还有那种非常小的柿子叫豆柿,这不多见。若春季来,这儿有足够多的杜鹃花,很多梅花、山茶,都是不同品种。我还在这儿见到许多我从未见过的可爱植物,却是京都花园里的常客。


啊呀,只有从曹源池庭园里走出来,再走进京都,你才不像一个过客。这是我的感叹。当然,你也可以看看它的设计,有人说此园林设计是利用了龜山行宮的庭园,就算如此,仍是了不起。池塘是最低处,设计了一个龙门瀑布,鲤鱼在这儿逆水而行,力争上游。沿着小路往山坡走,路线清晰,绝不会走乱。若不是临近寒冬,此园的景,处处皆画。





我是来不及多逗留,天龙一侧其实通竹林小径,顺着路还能去源氏物语中的野宫神社,还有清凉寺藏有国宝级佛像。我还在地图上查到了高山寺,日本最古茶园就在那儿,但路途遥远,远在岚山之外了,本是这次计划之中,现为明年春天的京都第一站。



这两天游荡在日本

别怪我瞎扯


植物录 / 笔记 / 食源 / 花花世界 / 疗愈与美容 / 花草茶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