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日记---京都街拍(一)

京都絮画2018-11-14 10:36:51

 

筱山纪信在《决斗写真论》,开篇第一句写着,已经无法返回。

 

准备此篇絮画的图片素材时,这六个字恍如旷野的风,不停息地飘过。

 

假设将时间意喻为“人”,一个无形、无限、无尽的“人”,它也写日记吗?写过的内容又会是什么呢?

 

2015年圣诞前夕,京都的冬天不见雪花,亦不觉得寒冷。那一天午后,走在静寂的街上,第一次到京都,不禁好奇,这座城的人都去哪儿了?

 

无意间望向街对面,几个身穿校服的男孩子结伴走过。

 

年轻真好,要珍惜啊!

 

然而,年轻的时候,“珍惜”仅仅是一个词汇,来不及成为一种情感。多少次听到这般感慨,却像是耳边风,吹过即忘。

 

直到某一刻,时间散落的日记,以相片的形式呈现,“年轻真好”的感叹发自内心,“要珍惜啊”终于似龙卷风,呼啸而过。

 

遗憾是时间赐予每个人的善意警告,“已经无法返回”的事实,在惆怅之余,领悟“珍惜”是如此宝贵的美好。

 

作为个人私藏的摄影大师,森山大道在《街拍,我的信仰》中被问到“你眼中拍摄的含义是什么”?他回答,撤下“自己欲望”这张网,去捕捉名为“偶然”的猎物。

 

拍摄老人和她的狗,是非常偶然的一个瞬间。

 

那一天下午,正在寻找去往东、西本愿寺的路上,两间寺院相隔不远,先找到哪间就先去哪间。

 

京都的路线布局是棋盘格,一条大马路的两旁会有许多平行的小巷路。

 

一条小巷路走出来一群女学生,另一条小巷路走出来一个上了年纪的警察,第三条小巷路走过来一对年轻情侣---------,每经过一个小巷路口,将遇见什么人,变成了有趣的游戏。

 

年轻情侣很登对,跟在他们身后拍了两张背影照,女孩子比较敏感,扭头看过来。或许她并没有被偷拍的反感,只是随意地回一下头而已,很快她又把头扭回去了。

 

当她回头视线即将与镜头对视的一霎时,心虚的人第一反应只能是转身,假装在拍其他什么景物。于是,老人和她的狗如此这般被记录下来。

 

狗儿瞧上去有点颓废,停在那里不肯动,老人频频拽动绳子,嘴里发出低喃地声音,狗儿才懒洋洋地挪动起来。

 

相互陪伴,是一种温暖,无论春夏秋冬。

 

奥利维娅-莱恩《孤独的城市》中有一段描述:

---------我经常听丹尼斯-威尔逊的一首歌------其中有一句歌词我十分钟情,孤独是一个尤为特别的地方。当我还是个少女时,我会在秋天的夜里坐在自己的床上,想象自己身处一座城市当中,或许恰是薄暮时分,每个人都往家的方向走去,刚被点亮的霓虹灯闪烁不定。---------从孤独的城市中浮现出不少绝妙的事物,在孤独中形成的事物,往往也能被用来救赎孤独。

 

那一天傍晚,小雨淅沥,凉风瑟瑟,不期而遇模拟蜡烛姿态的京都塔。

 

这个最初被京都人诟病为“巨大的恶俗之物”、后来反而成为“回家了”标志的摩登高塔,因为足够高大、足够醒目,让身在京都的异乡人,也会在看到它的那一刻,心头一松,还好没有迷路。

 

随手拍下照片时,并不曾联想孤独的涵义,直到再次看到,薄暮时分、雨雾朦胧的街景、闪烁的霓虹灯、急匆匆独行的人们---------,符合奥利维娅-莱恩意识到的:孤独是一个熙来人往的地方,它本身就是一座城市。

 

孤独,自有迷人的诡谲魅丽,使人甘愿沉溺。

 

20151224日,那一天安排的行程是:三十三间堂(莲华王院)----清水寺----八坂神社---祗园。

 

踏上清水坂坡道时已是下午,沿途有不少店铺,为什么会选择走进这家卖清水烧的店面,实在想不出具体原因,或许是有眼缘吧。

 

当时店内无人看守,杯碟碗壶就那么随意展示摆放,心里嘀咕,京都人可真心宽,好像偷盗之事根本无需操心。

 

一圈看下来,选中几样古朴静雅的小酒杯、小茶杯,正发愁找谁结账,垂悬的布帘子由里掀开,老妇人不急不忙地走出来。

 

虽然语言不通,讨价还价的过程倒也颇为顺利。老妇人笑吟吟地用笔在纸上写出原价和优惠价。伸手指指优惠价,做出向下的动作,她立刻明白用意,重新写下新数字,双方含笑点头,达成共识。

 

老妇人手法娴熟地用蓝底素花的京风包装纸打包好礼盒,京都人在小细节上的确精致之极,并不因所购商品的贵贱而降低标准。

 

出门后走两步回头,老妇人站在那里,微笑躬身相送。一时兴起,示意她可否拍照,她欣然应允。

 

京都是个老龄化明显的城市,据说年轻人多会选择去往东京或大阪工作生活,而老人们选择留在千年古都自给自足。

 

京都的出租车司机多是老爷爷年纪的,每月定期的手工市集做手工、守摊位的也是老年人居多,更多时候在市内巴士上会见到精神抖擞不需让座的老头老太。

 

衰老,令人心生畏惧的形象,在京都显现出一种另类的励志感。

 

平安夜对于京都人来说,应该也是重要的节日,那一天随处可见身着和服的男人女人,还有孩子。

 

在等待红绿灯的街口,被眼前五颜六色的和服吸引,忍不住拍下一景,寒凉的冬日黄昏,因为美丽的服饰而显得生机勃勃。

 

沿路走来,街头卖艺的摊位有好几个,鸭川边的一对青年人演唱流行歌曲,听起来像是改良版的日语“听妈妈的话”,也许是曲调相熟,听出几分趣味来。

 

他们设点的地方靠近地铁祗园四条站,可能是平安夜的缘故,路过的人们行色匆匆,几乎无人停下脚步,聆听哪怕一句半句。即便如此,两位年轻人依然热情不减,声情并茂地演唱着。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梦想的光芒不灭,终将有照亮夜空的一刹那。

 

 

后记:

 

清水坂那家老妇人打理的清水烧店,20179月再次前往清水寺途中,发现已更换店主,不再售卖清水烧,改为出售特色礼品的店铺了。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