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京都,感受唐朝的年

微杂志2018-11-09 14:45:40


如此澄明长空,虽与昨日无异,却十分可珍。都城大道,家家摆设门松,气氛华丽端好,趣味亦深。——《徒然草》第十九段


岁末与年初 | 选自《有鹿来》

苏枕书 | 撰文


京都人喜欢过节,圣诞节算是除夕的预热,也要庆祝。在蛋糕房甚至能看到排队的老和尚,就是最好的证明。北白川有一座始建于1948年的天主教堂,平安夜举行弥撒,信众之外,也欢迎附近居民参加。




年末要买镜饼、新年花束、跨年荞麦面,以及为应对超市大年初一不开门而囤积的粮食,再挑一天大扫除。冬天是扫除的好季节,在晴朗的日子里,一寸一寸地把地板擦干净,拂去书上的尘埃,洗净、晒干一切纺织品,用热水洗净所有食器,把能扔的杂物都扔掉,找出只有新年才拿出来用的竹花筒,插上红山茶、黑松、草珊瑚、梅枝、百合等新鲜花卉,就做好了过年的准备。在这时节,公共交通都很拥挤,大家纷纷回乡省亲,因此尽量不要出门。




新年夜,在外的中国留学生有不少活动,至少会一起包饺子。元旦要包,农历除夕也要包,这是适合喜欢热闹的人的集体活动。我并不讨厌饺子,只是不喜欢热闹。快乐和痛苦都是很私人的事,没有办法暴露在外,因此,一个人过节很自由。


通常的安排是:大晦日的晚上,也就是除夕,一起煮荞麦面吃。11时许,骑自行车到离家一千米有余的永观堂,等待零点一百零八下的除厄钟声。这一晚,很多寺庙都有敲钟的活动。



永观堂通往大殿的石径旁点着许多盏纸灯,一路幽光明灭,十分清静。排队敲钟的队伍已从钟楼前迤逦至石阶下。手捻佛珠的僧人们与人打着招呼,时时口诵南无阿弥陀佛。辈分更低的沙弥们端来滚热甘甜的米酒,让大家暖和些。


12时许,钟声响起。人们依次上前,众僧长诵佛号。有些人敲得响,哐当一声,自己也吓一跳。有些老人家颤颤巍巍从轮椅上起来,被家人搀扶着,也一起挽住钟绳,僧人也会含笑着帮忙一起敲。敲完后,走下石阶,僧人会祝一句“新年快乐”,然后将一张守护符交到你手里。




而后,可以去钟楼一侧的阿弥陀堂写经。殿内供奉有国宝回首阿弥陀像。据说东大寺曾供奉阿弥陀如来像。永观堂第七世法主永观律师获允将该佛像带回京都。后来一日拂晓,专心念佛的永观忽而见阿弥陀像走下须弥坛,引导永观前去。永观惊呆。此时,阿弥陀便回首道:“永观,迟矣。”永观便据此景,塑成这尊回首阿弥陀像。


佛龛前有两排几案,放置笔墨纸砚,白瓷小盏内燃一截短短的蜡烛,席上铺设电热毯。写经者可在佛前抄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再写上新年祝愿、姓名、住址、菩提寺名,交给僧人即可。这种仪式庄严郑重,又简洁宁静,我很喜欢。抄完出来,层云散尽,月至中天,殿前白砂洒满清光。流泉自山上来。钟声仍此起彼伏。寺内有清池,池水极洁净,在月光下能看见各色锦鲤缓缓来去,清月的影子也缓缓摇荡,如置身晶宫鲛室,不由屏息。至此就可以缓步回家,收拾睡觉 了。




新年第一天早上,一般人家都会吃年节料理,这是从岁末就开始准备的,装在纹样、颜色吉祥好看的食盒内。现在很少有人全部自己做,可以在店里买现成的,只做几种家人爱吃的招牌菜。




京都初诣【阳历1月1日—3日】最热闹的地方,是伏见稻荷大社、平安神宫、八坂神社。写硕士论文那年,我很虔诚地去了北野天满宫。那天有大雪,如扯絮般漫天洁白,难辨周遭山色,阑干与屋顶迅速堆积了很厚一层,琉璃世界,美不胜收。京都城内很少有大雪,因此人们格外雀跃。


雪虽然很大,但来的人一点儿不少。各地赶来的人在大雪中排成逶迤长队,耐心等待靠近殿前。人人身上都积了厚雪,头发、眉毛上也全是雪,伞根本无力遮挡。时常,不知哪一把伞上堆积的厚雪突然崩滑,不偏不倚全部落到脖子里,嗖——冷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祈祷毕,四处闲逛看雪。廊下有铜制吊灯,与雪景很相宜。




平安时代,正月第一个子日,即初子日,宫中有到郊野折取松枝的风习。因为青松历经霜雪,寿可千年,含义吉祥。可见很早的时候,正月就有摆放门松的习俗。今日所谓的门松,一般是竹节、松枝、花卉组成的装饰,然而这在京都寻常人家却并不常见。


京都的门松是“根引松”。取一小段带根的松枝,根部包裹和纸,束以金红二色水引,固定在门口左右两侧。元月十五日,可以在附近神社烧去。民家朴素古旧的门廊,衬着青碧松枝,门边往往还有小白瓷碟新盛的、堆成小山样的细盐,寓意祓除尘垢、清净新生。


以上图片部分来自于网络









《有鹿来:京都的日常》现全网有售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