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 摇滚和尚与网红菩萨的朋克佛系日常.

仙贝旅行2018-09-12 10:19:12

来源:那一座城(微信号:thecity2015)


自从去年“佛系”人设流行开来,

一夜之间,

中国的年轻人们仿佛集体剃度出家了。

他们佛系恋爱、佛系交友、

佛系求职、佛系吸猫……

会唱几句《大悲咒》那简直是加分项。

连《人民日报》在这全民出家的潮流中,

也立地成佛了,

“不必太当真,不能不当真”。



不管你是释迦牟尼还是斗战胜佛,

玩笑开完,

面对的依旧是那个

连高铁都敢拦,

没啥“佛性”可言的现实世界。

而你想象中与世无争的佛系世界里,

一大伙比你长得美、比你还努力的戏精,

正在花样刷存在感。



2017年4月,一个星期六夜晚,

京都福石观音清岩寺外面的广场上,

100多个座位全部爆满。

小有名气的乐队“Kissaquo”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登场。

一个57岁的本地欧巴桑说:

“我粉他们很多年了,

就跟喜欢自己儿子一样

喜欢他们。”

这些名副其实的“妈妈粉”

跟TFBoys的粉丝有得一拼:

她们不光收集所有的偶像专辑和周边,

还卖力地为偶像打call、成立应援团,

实在很难让人相信,

这支叫Kissaquo(喫茶去)的乐队,

竟然是一支唱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

真·佛系乐队。



来自京都的Kissaquo成立于2007年,

在这10年间已经出版了4张专辑。

两名初创成员

薬師寺寛邦和Satoshi Yamamoto

一开始并不是和尚,

而是俱乐部里常驻的音乐人。

其后,为了继承家业,

薬師寺寛邦成为了一名僧侣,

于是自己擅长的音乐

也自然而然地成为弘扬佛法的手段。


▲如果不告诉你,你大概会认为这是一个民谣乐团的专辑。     



在日本,

有接近46%的信教者是佛教徒,

而佛教在日本又被划分为13个分支,

不同分支的文化又有很大差异。

其中,像净土真宗这样的宗派,

对喝酒、娶妻并没有什么严格的限制,

因此,在日本有8成的净土真宗信徒,

都娶了老婆。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东京的酒吧Vowz Bar,就是由净土真宗派的僧侣所开办。一切都很有噱头。把酒谈佛不在话下,连酒名都是照见五蕴皆空:“爱与欲的奴隶”“完美的祝福”“无限地狱”……


在这种宽松的宗教背景下,

人们的宗教文化观念千奇百怪,

传教,

也更具挑战性了。

Kissaquo面向的,

正是那些喜欢新事物的年轻人,

流行音乐成了很理想的传教手段。


在Kissaquo的现场,

古老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被换上了

时尚的小清新电子音乐外衣,

听着薬師寺寛邦不带停顿地

吟哦出一连串经文,

让人耳朵怀孕之余,

竟然也生出一探歌词究竟的冲动。

坦白说,

这样的“传教“简直是酷毙了。


各种炫酷花哨的现代声光电效果,

Kissaquo也不遗余力地用上了。

除了让毫无违和感的寺庙住持当DJ,

他们还让日本的“B站”niconico直播现场,

网友的弹幕同步到大屏幕上,

宗教音乐一秒钟开启吐槽模式,

又欢乐又鬼畜。


除了Kissaquo以外,

企图用流行音乐来吸粉的日本佛教人士

也不在少数:

从小梦想成为流行偶像的尼姑光誉祐華,

以“元愛$菩薩”的艺名出道,

成为了一名跨界佛教明星。

一方面,

她为动画片担任声优、

cosplay成如来佛祖娱乐大众,

另一方面,

她也认真地思考过自己的行为

能带来什么影响。

事实证实了,

经过她卡哇伊的演绎,

来寺庙了解宗教文化的年轻人果然增多了。


有趣的是,

日本的基督教也在用流行文化

取悦目标受众。

日本的西方宗教信徒少得可怜,

只占信教人口的2%。

“不能让佛教一家独大。”

以美国重金属乐队Slipknot(活结)

为偶像的新教传教士

関野和寛组建了乐队Boxi Rocks,

用激情澎湃的重金属传播新教信条。



与此同时,

热爱Bob Dylan的神职人员

Yoshinobu Fujioka

除了担任前文提及的Vowz Bar的老板以外,

也组建了一队名为Bozu的乐队,

专门演奏60年代的西方音乐,

用温柔的音乐疗愈人们心灵的伤口。

在他身上,

我们看到了一个另类的“深夜食堂”店主:

他玩儿摇滚,他开酒吧,

他夜不归宿……

但我们知道,

他是个好和尚。



事实上,在欧美地区,

“福音摇滚”是个重要的流行摇滚派别。

摇滚乐与西方宗教的精神内核

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因此用音乐来承载宗教信息,

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而在东方许多国家

佛教文化往往被视作神圣而脱俗的存在,

流行音乐如此大张旗鼓的“侵蚀”

也许只会发生在日本这样

宗教世俗化程度较高、

商业文化高度发达的国家。


在西方乐坛,“基督教摇滚”是一大摇滚流派。乐手们看上去生人勿近,歌唱的却是神爱世人。


他们披着僧侣的外衣,

却钟情重金属、喜欢化浓妆、

甚至满身酒气……

在日本,

和尚并不是“性冷淡”的代名词,

他们与“佛系”概念一起,

构成了日本这个光怪陆离社会的正反面:

一面是禁欲,

一面是放肆

当平凡人热热闹闹地活够了,

他们选择了逃离这疯狂的世界;

当和尚清心寡欲地活够了,

他们选择拥抱这流光溢彩的世俗。


▲以上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