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02)成都:忘不了的,只有你

萤火虫文学2018-11-03 16:15:23


文|坐看云起

诗词人物:苏轼 第02



成都,轼,向往久矣。


一则眉山小,是小镇;成都大,是省会。二则他听过不少有关成都的故事,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七岁时听到的一个故事:

 

仆七岁时,见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岁。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夜纳凉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无知此词者,但记其首两句,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云。

 

在眉山,小苏同学遇到过一位九十岁的老尼姑,姓朱。老尼姑还是少女的时候,正逢五代十国的乱世。蜀地的后蜀皇帝名叫孟昶(chǎnɡ),他宫中有位贵妃,名为花蕊夫人,这位尼姑当年就是花蕊夫人的小宫女。一个炎热的夏夜,这个小宫女看见花蕊夫人与皇帝两个人携手坐在摩诃池上纳凉,情投意合,无比恩爱。孟昶皇帝,擅长填词,当时就写了一首《玉楼春》送给贵妃。过了好一会儿,月亮升到头顶了,孟昶与花蕊夫人携手而出,漫步于中庭,孟昶则吟唱着刚才写的那首词,小宫女便一字不漏地记下了……

 

苏轼小时候能把这首词全文背诵下来,四十年后(苏轼谪居黄州的第三年),他只能隐约记住首两句“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但小时候听的那段浪漫的故事又怎能让它沉寂于心中呢?于是苏轼便发挥他丰富的想象力,运用他的文思才力,补足剩余部分,写了一首《洞仙歌》: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此词重现了孟昶与其妃花蕊夫人夏夜在摩河池上纳凉的情景,着意刻绘了花蕊夫人姿质与心灵的美好、高洁,表达了东坡对时光流逝的深深惋惜和感叹。

 

(后蜀灭亡之后,花蕊入宋,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的诗句令赵匡胤大为倾倒。不久,孟昶被暴亡,花蕊成了太祖的贵妃,据说跟太宗赵光义也有瓜葛。对这样一个与三个皇帝有绯闻的“亡国之妃”,苏轼坦然地把她刻画得几近仙女,且毫不避讳地写她与孟昶的爱情,可见东坡思维不同常人。此词在宋朝广为传唱,古今好评如潮,没有一个道学家跳出来说三道四。关于花蕊夫人,有兴趣的还可以看看2007版刘涛、吴奇隆主演的《问君能有几多愁》。)



02  成都:忘不了的,只有你

1054 甲午皇佑六年(至和元年)

这一年,苏轼十九岁,娶了美貌贤惠的王弗小姐。王弗那年十六岁,家住在青神,在眉山镇南约十五里。21年后,苏轼为这位王弗小姐写下了一首感动天、感动地且传诵千古的悼亡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此处加上字幕“时代不同,请勿模仿”。我国古代其实是一个“早婚国家”,按照《礼记》所规定的男女成年标准来理解,古代嫁娶年龄一般是男20岁、女15岁。但各朝代略有不同,比如唐代,男15岁、女13岁以上;明代,男16岁、女14岁以上。在晋代,如果女子到了一定年龄还没有嫁人,官府就要强行给她找对象。《晋书·武帝纪》记载,司马炎在泰始九年冬十月诏令,“制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意思是说,女子到17岁,如果父母不将闺女嫁出去,地方官府就要找个“剩男”逼其出嫁。再如南北朝时,如果女孩适龄仍未出嫁即为犯法,家里人都是要跟着坐牢,这也就是《宋书·周朗传》中说的“女子十五不嫁,家人坐之”。)

 

也是这一年(1054),张方平知益州(成都)知州。

 

(这里有必要简介一下张方平。张方平,字安道,号"乐全居士",神宗朝,官拜参知政事,就是宰相,反对任用王安石,反对王安石新法。张方平看书,过目不忘;张方平喝酒,百杯不醉。张方平遇事坦然临危不乱……宋仁宗至和元年,即1054年,西蜀盛传骚扰两广数年的壮族豪强侬智高即将率部攻入四川。益州太守慌了神,又是筑城墙,又是调兵遣将,仓促训练步骑兵弓箭手,半夜三声杀声震天。成都如临大敌,而朝廷急抽陕西军迤逦入蜀,更是增添了战争的气氛。成都百姓乱作一团,抢购粮食,埋藏金银……城外的人蜂拥而入,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当时的成都号称十万户,二十多万人,而大量难民涌进来,米价翻了几十倍。关于侬智高的传言一波又一波,全城“谈侬色变”,小儿不敢夜啼。这时候张方平上任了,他从陕西入蜀,沿途把朝廷派往成都的军队打发回去。进成都,下令停止筑城,遣散弓箭手,取消宵禁令,城门大开。张方平这么做是经过考虑的,他料定两千里外的侬智高部寇蜀的可能性非常小,再说,宋廷名将狄青还在围剿流寇呢。不久便是元宵节,张方平带头观灯赏月,条条街道布置花灯,城门通宵不闭。成都人惊魂方定,渐渐回复了往日的承平景象。满城自乱几十天,让张方平给稳定下来。他又奏请朝廷免了成都的大宗赋税。)

 

办完这件大事,张方平则开始为朝廷招贤纳士,访求乡贤,就是到处寻找人才。他早听说眉山有个处士叫苏洵,苏洵还有两个天才儿子。处士就是民间有才华的读书人。朝廷希望“野无遗贤”,寻求处士是地方长官的职责之一。

 

第二年,即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弟弟子由(苏辙)成家后,苏洵父子三人启程,赴张方平的成都之约。苏轼从七岁起就向往着成都,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

 

苏洵首先带领苏轼、苏辙拜谒益州知州张方平,为进京参加科举考试做准备。

 

张方平问苏洵:两位公子现在看些什么书?苏洵说,打算再看一遍《汉书》。张方平听了苏洵的话很不以为然,说《汉书》看一遍就够了,完全没必要再看第二遍。苏洵回家将张方平的话告诉苏轼,苏轼更不以为然,说:你没告诉他吗?有人还要看第三遍呢,《汉书》我都看过三遍了。(事载《高斋漫录》)

 

苏轼读《汉书》是边看边抄,他自己说“某读《汉书》到此凡三经手钞矣。初则一段事钞三字为题;次则两字;今则一字。”意思是说“我读《汉书》到现在已经抄上3遍了。第一遍每段抄3个字,第二遍每段抄两个字,现在只要抄一个字了”。苏轼的文学作品里有很多典故都出自《汉书》,可见读书学习,天资固然重要,但勤奋与方法更为重要。

 


人生没有白读的书,你读的每一本书都算数。《瑞桂堂暇录》中,就保存了一个小故事,很有趣味:

 

张方平见到苏轼、苏辙之后,想测试他们一下,于是出了几道题让两人去做。苏辙被其中一道题给难住了,问“信礼义以成德”的出处。苏辙使眼色向哥哥求助。这时一个小书童正好来给砚台添水,添多了,苏轼假装骂道:“小人!”苏辙眼珠一转,知道了出处。


《论语》中有樊迟向孔子求教种庄稼之事:

 

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论语·子路》)

 

孔子说这方面我不懂,比不上老农。樊迟走后,孔子说,樊迟是小人(这里指没有大志向的人),总问这些没有意义的事。在上位者只要重视礼,老百姓就不敢不敬畏;在上位者只要重视义,老百姓就不敢不服从;在上位的人只要重视信,老百姓就不敢不用真心实情来对待你。如果这样,那么四方的老百姓就会用被毯背负着婴儿来到这里,哪里用得着种庄稼?”在这个故事下面有一个注释:“礼仪与信,足以成德,何用学稼以教民乎?”这就是“信礼义以成德”的出处。

 

网上有个热门话题:读了很多书,但都忘记了,读书的意义在哪里?后面附了几个小故事,其中一个是:


很久以前,一对爷孙在河边聊天。


孙子问:“爷爷,你每天读书,记住多少呢?反正都要忘记,为什么还看?”爷爷慈爱地笑着让孙子把装煤的竹篮拿来。孙子疑惑,但还是拿来了脏兮兮的竹篮。爷爷又让他去河里打点水上来,孙子更加疑惑,但还是照做了。很明显,竹篮无法装水,孙子气恼地问:“爷爷,您到底要我干什么?”爷爷说,你再去试试。就这样反复多次,孙子也没能打来水。爷爷这才笑着说:“孩子你看看,这还是之前的竹篮吗?”孙子愣住,之前满是煤渣的竹篮,因为受到清水的多次清洗,已焕然一新。


爷爷这才说到:读书就如同竹篮打水,虽然清水从缝隙中流走,表面上什么都没得到,但在不知不觉中,人的心灵就像这竹篮一样已经被净化得澄澈明亮。

 

上面苏轼的的故事或许也可以回答读书的意义在哪里。正如苏洵所说:“早岁读书无甚解,晚年省事有奇功。”余华也曾说过:我对那些伟大作品的每一次阅读,都会被它们带走,当我回来之后,才知道它们已经永远和我在一起了。

 

你曾读过的每本书,都绝非无用,它会融入你的骨髓,陶染你的气质,提升你的修养,丰富你的德行。

 


张方平求贤若渴,对苏轼父子“待以国士”。国士,即一国中才能最优秀的人物。苏轼父子在成都受到精神上的无限尊重,物质上的最高款待。成都的美食自然吃个痛快,美酒喝个酣畅。

 

看三苏的文章,听三苏的谈吐,张方平兴奋得连酒都忘了喝,拍案叫绝,手都拍痛了,猛发朋友圈,称苏轼简直是一代奇才!

 

三个眉山处士,一变而为国士,在成都真是出尽了风头。兄弟俩在成都的街头走了一走,玉林路所有的人踮起了脚,举起了手机;成都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都坐不住了:悄悄问二苏,女儿美不美。可惜一打听,红袖们扼腕叹息,纷纷吐槽:恨不相见未娶时!

 

苏轼父子在成都优哉游哉,饱览成都的美景古迹:武侯祠凭吊诸葛亮,浣花溪追寻杜甫的遗迹,摩诃池故址勾画蜀主风流,塔子山寻访宝月大禅师,望江楼遐想唐朝名妓薛涛,都江堰思慕李冰父子……

 

他们还重游了成都玉局观。因为玉局观与苏轼的出生好像有点关系。


据说,宋天圣八年(1030年),苏洵时年22岁,尚无子嗣,按封建礼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苏洵心中着实着急。这年的重九日,苏洵游览成都玉局观,在无碍子卦肆(专卖求子卦)见到一幅奇妙的张仙挟弹画像,于是用所佩玉环换取。回到家后,苏洵每天早晨必于张仙像前虔诚焚香祷告。几年后,苏洵如愿得到了苏轼和苏辙。为此,苏洵还写了《张仙赞》。


 

成都,在苏轼的记忆中已无法抹去。

 

西湖三载与君同,马入尘埃鹤入笼。

东海独来看出日,石桥先去踏长虹。

遥知别后添华发,时向樽前说病翁。

所恨蜀山君未见,他年携手醉郫筒。

——《次韵周邠寄雁荡山图二首》

 

 “所恨蜀山君未见,他年携手醉郫筒”,郫Pí筒,即郫筒酒,出在四川郫县(处在成都市西北部、川西平原腹心地带,通往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青城山、都江堰、九寨沟、黄龙必经之路)。杜甫有诗“鱼知丙穴由来美,酒忆郫筒不用沽”,意思是说,(我)知道成都的丙穴鱼是历来被认为是最美的,也记得有了郫筒酒就不再去买一般的酒了。看来苏轼对郫筒酒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只可惜,这成了他未了的心愿。

 

别君二十载,坐失两鬓青。

……

须烦凌云手,去作入蜀星。

苍苔高朕室,古柏文翁庭。

初闻编简香,始觉锋镝腥。

岷峨有雏凤,梧竹养修翎。

呜呼应嶰律,飞舞集虞廷。

吾侪便归老,亦足慰余龄。

 

——《送家安国教授归成都》

 

这是出自苏轼赠别同科进士及第同乡好友家安国归成都的诗句,岷峨,即岷山和峨眉山,诗中表现了苏轼对成都深深的怀念。

 

 

见说岷峨凄怆,旋闻江汉澄清。但觉秋来归梦好,西南自有长城。东府三人最少,西山八国初平。

 

莫负花溪纵赏,何妨药市微行。试问当垆人在否,空教是处闻名。唱著子渊新曲,应须分外含情。

——《河满子·湖州作寄益守冯当世

 

听人说平乱前的岷峨两山,山色惨淡,风物凄凉;而今传闻平乱后的长江,江水澄碧,风清月朗。我就觉得秋风送爽,正好圆梦好还乡。幸亏你(冯当世,冯京,字当世)在西南布防,筑起长城坚如铁壁铜墙。虽说当年的政事堂,参知政事的不过三人,而今西南蛮荒地区,平叛后已是一片和平景象。

  切莫辜负花溪好风景,你尽可以游赏寄兴;成都的药市买卖好兴隆,何妨逛逛药市,微服出行。探问一下昔日当垆的卓文君,而今还在吗?有了你的游赏,那里的名胜才不至于虚有其名。我想,唱着王褒所作的赞美新曲,你心中该别有一番喜庆与豪情。

 

这是一首祝捷词。当时,知成都府冯京平定了茂州(今四川茂县,汶川县一带)少数民族的叛乱,苏轼闻讯后,写此篇寄赠。词中直接对当时的人事安排发表意见,直接言及国事,并抒发历史感慨和个人情思——对成都的怀念。

 


忘却成都来十载,因君未免思量。凭将清泪洒江阳。故山知好在,孤客自悲凉。

坐上别愁君未见,归来欲断无肠。殷勤且更尽离觞。此身如传舍,何处是吾乡。

——《临江仙•送王缄》

 

忘掉了成都那些事儿已经有十多年了,但是因为你(王缄)的到来,使我不得不再三思念。今日送别,请你将我的伤心之泪带回家乡,洒向江头一吊。我又何尝不知道故乡的好啊,自己飘零已久,赋归无日,自成天涯孤凉客。哪里悲凉的愁绪你不会知道,早已被我吟断的衷肠已不会再过分伤愁。今日殷勤给你送上离别的酒宴,希望你能尽兴。我的身躯就好像传舍一样辗转流离,何处才能是我的家乡啊。

 

1075(熙宁八年苏轼40岁),王弗的弟弟王缄到钱塘看望苏轼,其间相隔正好“十载”,这“十载”苏轼没有一年不想念成都,没有一年不想念王弗。“忘却”所起的作用不过是把纷繁堆积的难以忍受的悲痛,化为长久的有节制的悲痛而已。但是王缄的到来,一下子勾起了往日的回忆;日渐平复的感情创伤重又陷入了极度的痛楚之中。

 


之后苏轼被一贬再贬。他六十六岁从海南北归,最后一个官衔是“提举成都玉局观”。这是宋代朝廷为官员安排的后路。提举玉局观的意思是让苏东坡到成都养老。当时,苏东坡的朋友们已经称他“苏玉局”了。惜哉东坡,走到江苏常州就溘然长逝,他只能魂绕成都了……

 

六百多年后,东坡的“超级粉丝”乾隆下江南时,为东坡未能回到成都而扼腕长叹,挥笔写下四个大字:玉局风流

 

让我们继续穿越到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的成都。既然“三苏”已是国士,不如到京都去发展吧?张方平为国着想,心系人才。把三苏推荐到汴梁,荐给谁好呢?张方平为这事颇费脑筋。最后决定最佳的人选是欧阳修,当时欧阳先生既是科举主试官,又是文坛领袖。

 

张方平与欧阳修虽然有个人矛盾,但是在对待优秀人才上却态度一致,从一个角度可以看出北宋时代士人爱惜人才的态度。这是苏轼和苏辙的幸运,也是中国文坛的幸运。

 

事隔多年,苏辙有诗感慨:成都多游士,投谒密如栉。纷然众人中,顾我好颜色。(《送张公安道南都留台全文》)

 

游士,云游四方以谋生的文人。投谒,即投递名帖求见。成都当时游士多,投递名帖求见的,多得像梳齿那样密集,这和张方平求贤若渴的名声是有关系的。如此多的人当中,你(张方平)对我是如此的看中。知遇之恩,古时候很多人甚至不惜以性命回报的,如诸葛亮与刘备、姜子牙与武王、李逵与宋江等等。

 

多年以后,苏轼亦撰文写道:

 

轼年二十,以诸生见公成都,公一见待以国士,今三十余年,所以开发成就之者至矣,而轼终无所效尺寸于公者,独求其文集,手校而家藏之,且论其大略,以待后世之君子。

——《乐全先生文集》叙

 

我二十岁的那年,凭借弟子的身份在成都见到张公,张公一看见我,就把我当成国中才俊对待。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先生为启发我、培养我所付出的一切太多了,然而我始终没有对张公有一点点报效,唯有找到他的文集,亲自抄写,在家中珍藏,并且作此序概括先生所著的大致情况,来等待后世的人们去读它。

 

(不知为何,写到这里突然想到了这段文字“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于是点上一枝烟,再继续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疾的文字”。)

 


张方平的这次推荐在中国文化史上具有历史性意义,若没有这次的推荐,苏轼能否顺利出世,能否顺利走上文坛的高峰,都是未知数。也许就没有苏东坡,而没有苏东坡,中国文化将失色不少。法国具有国际影响的《世界报》,评选自十世纪到二十世纪的“千年英雄”,涉及政治、文化、军事、宗教等,苏东坡是唯一入选的中国人。上下五千年,文化的全能和生活的全能,无人超过苏东坡。

 

哲宗元佑六年(1091),张方平卒,苏轼哀痛不已,为恩师张方平绘像,苏洵作《张益州画像记》。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三苏”对张方平知遇之恩的无限感激与怀念之情。

 

好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机票”,苏洵将带领着两个天才的儿子,哼唱着“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怀揣着张方平的推荐信,从成都“起飞”,目的地:京都汴梁(开封)。

 

(未完待续)

2018222于扬州


诗词人物——苏轼

原创01  小小少年:雪片落蒹葭












原创等待绽放(刘语柔)

原创我想把扬州唱给你听

原创馒头柳

★原创又见南山雪(朗读版)

★原创南山雪(无法抹去的记忆)

★原创陪你路过这个世界

★原创千里之外

★原创︱择一树白头

原创滚滚红尘

原创︱喜欢你自己——从《无问西东》看核心素养

★原创︱车站囧事

原创︱夏之壶口

原创︱冬之壶口

原创︱痴,比如……

原创︱万水千山总是情(新源的集体回忆)

再听《那些年》(朗读版)

原创︱最是华灯初上

原创︱味道(致我们的新源“芳华”)

原创从未想过

原创我的背影

原创最真的梦(朗读版)

原创两只茶杯

原创万里回眸

原创赏识孩子的母亲

原创跨年(思念窒息在南山的雪里)

原创︱那一口芝麻糖馅儿饼

原创毕业,不说再见

原创扬州版《成都》︱萤火虫文学倾情制作

原创随车慢行(2017江苏省高考作文)

原创离家记

原创新加坡游记之一:圣淘沙的思绪

原创一杯满满的牛奶

原创感受新疆——暑假西行游记

烟花三月下扬州,我的梦里江南!

用50种方式说“想你”

余生,请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情人眼里……

下雪岂能无诗?


央视报道、银行存管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多赢,领取红包!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